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历史小说 -> 争霸三国,开局先偷孙吴的家

第二三一章 摊丁入亩并不容易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丁宽现有的武力已足以快速推掉所有的诸侯,重新建立一个新王朝。如果只是想要建立一个丁家的王朝,丁宽根本不需要想太多,调动兵马A过去就好了。
虽然篡汉会带来很多隐患,但丁宽此时正当壮年,未来足以镇压这个新王朝二三十年。有这么长的时间,足够把新王朝稳固下来。
但是,丁宽的目标,可不仅仅是建立一个新的王朝,那不过就是让丁家的后人,能够作为皇族,参与历史的轮回罢了。
在丁宽看来,作为穿越者,只是建立一个王朝,成为开国皇帝,建立一家一姓的特权,这其实是一种堕落。建立王朝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丁宽想要的是让汉人的辉煌,能够不断的延续下去,而不是早早领先之后,就原地踏步,两千年的时间,都用来维持一种低效的稳定社会结构,不断进行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循环,甚至被异族所彻底统治。
丁宽留着袁绍这些诸侯,主要还是为了内政的改革建立更好的环境。一方面诸侯的存在,外部压力之下,更利于丁宽进行集权;另一方面,有这些诸侯的衬托,丁宽将要推行的新政,才更容易显现出价值。
丁宽回到洛阳之后,只是进行短暂的休整,就开始推出了他的新动作,扩大摊丁入亩的试点范围。
丁宽的摊丁入亩新政,在平州刚刚试行一年,距离形成稳定成熟的制度,其实还有很大的差距,只能算是勉强达到了丁宽的要求。
摊丁入亩这个名词说起来简单,但实行起来却极为复杂。其推行的难度甚至超出了丁宽的估计。
首先的问题,就是田亩的丈量和统计,受到了地主豪强的强烈抵制。
光武帝刘秀建立东汉之后,也曾进行过度田。但是刘秀的度田之策却召到了士人和豪强的联合抵抗,甚至引发了地方豪强裹挟、诱骗百姓,与官府发生大规模的武装冲突,史称度田事件。
刘秀为此诸杀惩治了大量度田不力的太守、国相等地方官员,包括已经官至大司徒的大儒欧阳歙,都被下狱而死。虽然一系列高压和分化瓦解政策之下,度田事件被平息下来,但度田的效果还是打了巨大的折扣。
刘秀在建立东汉的过程中,本身就是依靠了豪强势力的支持,而度田却是对豪强地主的利益有极大的损害,召至豪强反抗本身不足为奇。
然而负责执行度田政策的地方官员,与这些豪强结成联盟,沆瀣一气,就使得度田政策推行的异常困难,最后只能是相互妥协之下,勉强收场。
丁宽要摊丁入亩,必须准确掌握地方的土地占有情况,也遇到了与光武帝刘秀度田同样的问题。那些地主豪强,对丁宽的清查田亩同样非常抵触,甚至也出现了一些武装抵制的现象。
只不过,丁宽吸取了刘秀失败的教训,用一系列分化拉拢的手段,把这些地主豪强孤立了起来,用强大的武力为后盾,终于暂时压住了这些地主豪强。
平州的摊丁入亩政策,是与废除口算这种人头税联合实施的,废除人头税,即使摊丁入亩之后,田赋会有所增加,但对于掌握土地并不多的黔首百姓而言,综合税负压力却是大幅的降低了。
平州原本也存在大量的自耕农,摊丁入亩这种降低了综合税赋的方式,自然是受到了这些自耕农的欢迎,对于这次的新政是相当积极的配合。
平州作为新拓之地,地广人稀,一直在鼓励人口迁入,这吸引了大量的流民到达平州,而丁宽的将军府屯田体系,一直在组织这些流民开垦土地。
军屯是过渡性的政策,最早开始进行大规模屯田的青州,实行屯田政策已经有七八年了,平州是丁宽真正掌控的第二个州,屯田的时间,也已经有五六个年头了。
借着摊丁入亩政策的推出,丁宽也开始逐步将屯田农庄,转化为常规的平民聚落。
加入屯田体系五年的屯民,都会获得授田,使得这些屯田民众重新获得土地,变为自耕农。很多原本的屯田基层官员,则跟着转为了亭长、里长这种基层管理者。
这些新转化出的自耕农,土地本身就是屯田体系授予的,不需要再重新丈量清查,就直接采用了摊丁入亩的方式,进行征税。
这些新转化出来的自耕农,又重新拥有了自己的土地,而需要承担的税负,相较东汉朝廷的统治时期,大大减轻了,对于丁宽自然感恩戴德。
尤其重要的是,东汉一度有大量的隐匿人口,成为地主豪强的徒附,这些徒附产生的最大诱因,就是躲避各种人头税的压榨。
对于很多被压榨的无路可走的黔首百姓而言,宁可失去人身自由,去做地主豪强的隐匿徒附。地主豪强的地方武装,除了家族成员之外,主要就是由这些徒附构成。
丁宽废除人头税之后,这些隐匿人口就没有再隐匿的必要了。丁宽以遣散过多的地方武装为名,一直在清查这些隐匿人口,并把他们全部纳入了军屯体系。
稳定劳作一段时间之后,通过授田,这些被隐匿的徒附,就会重新转换为自耕农。废除人头税和清查隐匿人口,双管齐下,平州的豪强能够掌控的徒附大量的减少,而且很难再重新进行补充。
这对于地主豪强而言,这绝对是釜底抽薪之计。失去了这些徒附,地主豪强连耕种土地都缺乏人手,再想集结武力,与官府进行武力对抗,更加是难上加难。
失去了底层黔首百姓的支持,平州的地主豪强,也就失去了与丁宽正面对抗的能力。但这些豪强也不甘心就这样被夺走利益,转而开始勾结地方官员,进行弄虚作假。
为了避免负责清查田亩的官员,与地主豪强勾结,在数据上作假,丁宽干脆就把文官体系弃之不用。重新指派的清查官员,都是来自于将军府系统,并且派出了监察司官员进行全程的监督。
将军府系统的官员系统,与州郡县的文官系统是完全独立分开的,平常与地主豪强之间的来往也很少,这就很大程度上杜绝了豪强与清查官员之间的交易。
把清查田亩的工作,划归将军府体系之后,地主豪强贿赂联结清查官员的难度大大提升,再加上监察司的强力监察,就使得清查队伍本身的执行力得到极大的提高。
平州的地主豪强,原本就主要聚集在之前的辽东四郡,在公孙度当政时期,这些豪强就曾经被公孙度大肆杀戮清理过,本就实力大损。
丁宽到了平州之后,虽然没有象公孙度一样大肆杀戮这些豪强,劫掠财富,对这些豪强的压制,却一直在持续的进行。
平州豪强的势力本就比其他州要弱,被丁宽如此分化瓦解,多头围堵之后,再难与丁宽对抗,只能无奈的接受了田亩的核查,并按照摊丁入亩的新政来缴纳税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