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历史小说 -> 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

第一七六章 刁民无处不在啊!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然而,
杨丰却一直没出现。
整个山西乃至整个北方都被他搅得鸡飞狗跳时候,他却消失了。
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仿佛在哪个山沟沟里被老虎给叼走吃了一样,不过大家也都知道这就纯属幻想了,他早晚还是要出现在太原城下的,而他出现在太原城下的日子,也就是晋王面对生死考验的日子。
这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让晋王出去避一避。
但晋王却不能离开太原城。
因为没有圣旨。
他爹给他的圣旨,是老老实实待在太原城,等待钦差的调查。
他若擅自离开,那就是抗旨。
然后他侄子会毫不犹豫地给他致命一击,甚至这时候很多人都在猜测杨丰和皇太孙这是故意在逼他,以这种方式逼他擅自离开太原,然后再以擅自离开藩城的罪名名正言顺地解决他。毕竟指望皇帝陛下以他刺杀自己兄弟和侄子罪名惩罚他,这个基本上没有可能,家丑不能外扬,但如果他擅自离开藩城,那么他侄子就可以抓他流放了,这个已经有周王当年的例子了。
这是规则。
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当然,不管实情如何,也不管杨丰是否出现,对于魏国公徐辉祖和山西的将领们来说,他们都必须做好一切准备以保护晋王。
毕竟朱家内斗是一回事,可他们保护不了藩王,让藩王被杨丰给打死了,那就是明明白白的死罪。
这时候山西的将领们,真的可以说是祸从天降,他们虽然的确有部分卷入这场斗争的,但绝大多数终究还是并不知情。
纯属被晋王坑了。
估计不少人都开始暗中骂晋王脑抽了。
最终山西各地能抽调的军队全部向太原集结,另外在南北关设下两道防线,潞州卫倾巢而出,和沁州守御千户所一起准备死守南关,太原前卫南下北关,两个卫加一个守御千户所上万大军锁死南北关。同时太原左右卫,太原左中右三护卫,五个卫准备死守太原城,而整个山西所有卫所骑兵也全部待命,一旦情况危急,立刻紧急增援。与此同时坐镇北平的颖国公傅友德,也迅速抽调精锐骑兵南下真定,准备一旦太原真有需要立刻赶去增援。
然后……
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
太原城南。
“世道又要乱了!
这争皇位都已经争到兄杀弟,叔杀侄,离着天下大乱还远吗?”
正要南下前往解州的商人王安望着身旁疾驰而过的骑兵。
这是在太原周围巡逻警戒的。
直到现在杨丰也没过南北关,那就有极大可能已经绕过,虽然从潞州北上的确要走南北关,但他是一个人又不是一支军队,只要从山林穿过就可以轻松绕开。
无非多走几天。
这样太原周围的警戒级别也骤然提升。
太原左右卫,左中右护卫,汾阳卫,振武卫等卫增援的骑兵,全都在太原周围巡逻警戒,甚至昨天还有两百骑兵从东边过来,听说是颖国公派来的。虽然他作为北平镇守武臣,职责仅限于北平都指挥使司,的确不能越界调动,但无非就是换个名目,比如可以是运送什么重要物资,比如家奴。
他这样的虽然不至于像蓝玉一样上千义子,但几百还是有的。
总之这个数量的好操作。
晋王可是他亲家。
两人是政治同盟,晋王倒下他也跑不了。
实际他肯定有份。
说不定还是主谋之一,毕竟他这些年坐镇北平也很快乐,应该不是很想朱棣再回去。
“别乱说!”
身旁同行的商人曹义立刻低声提醒他。
“怕什么,许他们朱家人做,难道不许咱们老百姓说?原以为终于天下太平,却不想又要乱世烽烟。”
王安说道。
说话间他甩了一下鞭子。
身旁的毛驴立刻迈步。
然而就在这时候……
“……有日月朝暮悬,有鬼神掌着生死权,天地也,只合把清浊分辨,可怎生湖突了盗跖、颜渊?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
一阵唱戏声突然传入他们的耳中。
他们愕然抬头,看着前面正在驶来的一辆马车。
这是一辆两匹马拉的大车。
有四个车轮,而且看起来极其的华丽,车顶上立着个金灿灿的,仿佛半片嵴瓦一样的东西,而在车后面还立着个杆子,一个年轻女人正拿着旗子往上挂。驾车的是个年轻男子,唱戏声就是从他那里传来,不过却没看见乐师,他穿着一身青衫,看起来倒也文质彬彬。
伴着唱戏声,这辆马车停在了他们的驮队前方。
这时候王安等人才注意到,唱戏声是从他手上发出。
“你们好,我是来申冤的,前面可是太原城?”
男子拱手说道。
后面女人终于把旗子挂上,随风展开的旗子上,赫然是个冤字。
“没听懂?”
那人说道。
“大,大老爷,前面就是太原城!”
王安战战兢兢说道。
他们又不傻,这套诡异的行头凑起来,这个人的身份已经很明白,这就是整个山西鸡飞狗跳,数万大军云集太原等待的人,虽然他们对这个人的形象有些意外。
原本以为是什么青面獠牙,三头六臂的妖魔呢!
没想到这般平常。
“啊,那你们想不想赚钱?”
杨丰说道。
王安二人表情瞬间就不一样了。
“大老爷,小的们是商人,自然是想赚钱。”
他小心翼翼地说道。
“那么……”
杨丰微微一笑。
紧接着他转身,掀开了四轮车的车门。
王安等人瞬间同时发出惊叹。
那里面全是钞票。
“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杨某如今车载十万贯,申冤太原城,如果你们想赚钱,那就替我去雇人,我的开价,每人每天两百文。你们拉多少人来,那我就按照总人数,把钱给你们,由你们负责发给他们,至于你们给他们开多少钱,这个我不管。总之你们拉一个人开,我按照一天两百文算工钱给你们。
干不干!”
杨丰说道。
“大老爷,您找这些人做什么,要是犯法的事,小的可不敢。”
王安问道。
一天两百文,他们就算一天给一百五十文,那些老百姓依旧会蜂拥而来的,毕竟一个月就得四贯半,朝廷给在外地做吏的开俸禄,也才仅仅一个月三四贯而已。
而他们一个人头落五十,十个就五百,一百个就五贯了。
一天啊!
两天就赶上县太爷月俸了。
他们风餐露宿做商贩,一年多说无非赚个几十贯而已。
为什么不干?
当然,这个开价犯法就不值得了。
“当然不是让你们犯法,你们的工作很简单,摇旗呐喊,到承恩门摇旗呐喊,若有锣鼓之类最好,额外给你们钱,自己做旗子的也额外给钱,实在没有锣鼓,有别的能敲出声的也都行。”
杨丰说道。
“唢呐行不行?”
曹义说道。
“当然行,我再教你们个曲子。”
杨丰笑着说道。
让他们一起在外面吹黑人抬棺。
“大使,可管饭?”
王安两眼放光地说道。
“管!
一天三顿,顿顿干的,三天一顿有肉的。”
杨丰手一挥说道。
他又不缺钱,他车上十万贯只是他自己带着的,后面张缨已经开始在北平,西安,开封,洛阳等各大城市银行调款,估计半个月内,还会有至少三十万贯运到,他这次准备调动百万贯巨款。
目标很简单。
砸死晋王!
硬闯太原城然后杀个血流成河是肯定不行的。
杨大使可是友邦使者。
他可是奉大明皇帝圣旨来帮忙查桉的。
他又不是来造反的。
更何况这场查桉的真正目的是制造舆论,把晋王主谋刺杀燕王和皇太孙的事扩散坐实,至少在民间形成尽人皆知的事实,既然这样那就干脆搞一场全民狂欢吧!晋王是肯定不敢见他的,毕竟有齐王前车之鉴,无论被打死还是打成傻子,都是晋王无法接受的。那他不出来见杨大使,杨大使就雇几万人堵门喊他,杨大使是友邦使者,不会以武力闯太原,可既然他是友邦使者,那他雇人在外面喊晋王出来见他不犯法吧?
完全合法!
喊多久都合法。
至于这些老百姓,当然也不犯法。
只要是太原周围百里的,也不需要路引,都是自由流动,路引是指出去百里外,百里内不需要,而且大明法律也不禁止雇工,杨大使花钱雇他们,他们愿意接受雇佣。
两厢情愿。
合理合法。
他们都是城外乡村居民,也不需要管什么宵禁,哪怕两班倒白天晚上轮班喊都行,反正杨丰管饭,周围百里的乡民完全可以每天早晨过来吃三顿饭喊一天。也不需要喊,偶尔喊几声就行,主要还是制造噪音,敲锣打鼓吹唢呐,哪怕什么都没有的,去做几个哨子吹也行。
然后就这么耗下去。
耗的越久,这件事炒作的规模也就越大,真耗上一个月,估计大半个大明也就尽人皆知了。
这样的奇观可是很容易传播开。
如果晋王敢动武……
那他侄子会毫不犹豫地给他致命一击。
你有什么理由动武?
拒绝见杨大使是你不对,杨大使为见你,雇几个人在外面喊你,这有什么错?那些老百姓无非就是被雇佣喊话而已,他们有什么错?你擅自调兵杀戮无辜,你这藩王还有什么资格坐下去?
有罪的是你!
当然,杨大使雇佣可能几万人喊话这个忽略就行。
几万人也是喊话。
性质没变。
“那就赶紧的吧,行动起来!”
杨丰拿出一沓钞票,在手中甩着。
“快,都去叫人,老曹,你去置办粮食锅碗柴火,大使贵人,这些小事何敢劳烦大使。”
王安毫不犹豫地说道。
他想的还挺周到,这样他还可以通过包办日常吃饭问题,再从中狠狠赚一笔,毕竟杨丰人生地不熟,无论买粮还是买其他的,都需要他们这种买办。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太原的银行掌柜,早就已经得到通知,所以很快后者就会带着银行的伙计出城,来伺候他们的大老板。
“大哥,咱们这是得罪晋王吧?”
他手下一个伙计小心翼翼地说道。
“蠢才,你赚个几千贯了,还管什么晋王,大不了咱们搬家,再说咱们是给大使做事,咱们又没罪,他晋王还能怎么着咱们?
真要是敢对付咱们,大不了咱们顶着大诰进京。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有钱赚就行!”
王安说道。
然后他还转头向着杨丰摆出一副谄媚的笑容。
不得不说他是个合格的商人。
有这样的好事,谁还管以后,钱财面前晋王算个逑。
这帮商人立刻行动起来,至于剩下的,杨丰真不需要管了,因为只要消息散播开,各处乡村那些地头蛇自己就加入包工头的行列,这种事情又不是多么复杂的操作,山西这种商业气氛浓厚的地方大家都懂。
至于顾虑什么都……
只要有钱赚谁还管别的?
晋王?
他在山西是吸血的,山西财政收入得先给他支付俸禄,杨丰是来做散财童子的,杨大使是给山西老百姓送钱的,山西老百姓支持谁?更何况封爵不临民,他是晋王,但权力仅限于管他的护卫,又无权管老百姓,相反他要是扰民的话,老百姓可以直接去告他。
甚至地方官员都会弹劾他。
所以只要是合法,完全不用在乎他。
真逼急了,那就顶着大诰进京!
而杨丰的开价也足够让这些百姓忽略其他……
两百文。
五天就一贯。
目前山西粮价的确不能和南方比,但也到不了一贯一石粟。
足够让那些农闲中的乡民疯狂了。
不过杨丰的程序还是要走,他得先去以正式的礼节,要求见晋王,所以紧接着他就驾着马车驶向前面的承恩门。
太原南边两个城门,一个迎泽门是通平民区的,而承恩门是直通晋王府正门的,进去之后不远就是,所以杨丰直奔承恩门。但还没到城门,就遇上警戒的骑兵,后者没有权力拦截他,只能迅速向城内示警,然后原本开着的太原所有城门以最快速度关闭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