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我在1980有片原始森林

No.393 虎现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此时正值万物最昌盛的时节。
森林中,高大的树木树冠,遮云蔽日,藤蔓攀绕牵连。
哪怕太阳已经升起老高,林子里面依旧昏昏沉沉的。
在这样人迹罕至的地方,没把开山刀,真的是寸步难行。
身为年纪最轻的两个人,刘栎和王明远轮换着,按照张守忠和李同商定的路线,在前面一路披荆斩棘。
其余几人尾随在后,谨慎地观察着周边的动静和动物们留下的痕迹。
“快看,五腿兽!”
在深入数里地一片分布着嶙峋山石,还算空旷的坡地上,几人停了下来,相互帮忙检查、拍打黏在身上吸血的蚂蝗。
坐下来休息的时候,张守忠最先有了发现。
五腿兽,即熊狸,是动物园所需动物名单中的一种。
此时那只熊狸正用粗壮的尾巴卷着树枝稳固身形,在晃悠的树枝上缓慢行走着。
它的目标,正是枝头上筑着的一个鸟巢。
这种尿味带有浓重爆米花气味的动物,吕律早已经见过,知道它们是树栖动物,很少下地活动,常年生活在树上,就连睡觉也是尾巴将粗壮的树枝卷住,爬下就能睡得很慵懒。
准确地说,熊狸是素食动物,平时以各种浆果为食,但若是能搞到鸟蛋和其它幼小的动物,它们也不介意打牙祭,因此,最喜欢干的就是在树上翻各种鸟窝或是松鼠窝。
“这东西也见过几次,不过,到现在为止,我仍然弄不清楚,它们的雌雄怎么分辨。”李同看着已经爬到鸟窝边,将窝里鸟蛋拿起来往嘴里塞的熊狸说道。
“我也很湖涂!”张守忠摇头。
“体型大的,是雌的,体型小的是公的。”
王明远笑道:“这是它们最大的区别。”
以前查阅的资料没白看,对于这些问题,他信手拈来。
“这个时节,正是它们生幼崽的时候,一只能生三到五只,但它们有个特点,一受到惊动,逃跑的时候,会将自己的幼崽也给咬死,别看着不大,惹到了也很凶。”王明远说到这,忽然笑了起来:“其实,咱们完全不需要从成年动物身上下手,动物园的人只说要活的,好的,又没说大小,咱们完全可以从幼崽下手啊。”
黄卫军等人会坑,王明远也会。
关键是,弄幼崽的话,更安全。
他这么一说,张守忠等人立马笑了起来。
他们都很清楚,对于熊狸这样的,还能设陷阱捕捉,轻易拿捏。
但是,孟加拉虎、大象之类,那就不是轻易能搞定的了。
就即使捕捉成功,想要从这山里运到外面,那也是件极难的事情。
就比如大象,动辄上吨的物种,又不能像打猎一样,直接打死分解,得花费多大人力物力才能搞定?
但若是幼崽的话,那就简单了,新生的大象,一两个人也能扛着跑啊。
“就这么干!”张守忠当即点头,顿了一下,他瞅着树上吃完鸟蛋,转身顺着树枝,纵跃到另一棵树上的熊狸问道:“那你说,这只熊狸是公是母?”
王明远看了看,跟之前见过那只比了下,这只熊狸明显要小很多:“初步估计是雄的,但是也不能肯定,还有可能是个半大的,得见了才能知道。”
这玩意儿,雌雄难辨,是个麻烦。
张守忠点点头,又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只趴在树枝上晒着太阳的熊狸:“走吧,咱们继续转转。”
一路又翻过两道山嵴,前方出现一片洼地。
中间一条小河从洼地中间穿过,上面长满野草。
此时,几头野牛正在草地上啃着野草,还有几头,就在小河边的淤泥里翻滚。
夏日炎炎,蚊虫众多,饶是皮糙肉厚的野牛,也得依靠泥浆浴来防止蚊虫叮咬和皮肤开裂。
找野牛,顺着有水有草的地方去,肯定没问题。
瞅着牛群中的几头小牛,几人相视一笑,没有去打扰它们,悄悄地推进林子。
“接下来去哪里?”王明远问道。
这次进山本就是踩点,为了摸清各种动物的活动范围,到时候好组织人手有目的地进行抓捕,现在已经能确定水牛的大概位置,当然是接着找下一种。
张守忠他们是最熟悉这些野物的,没法用专业的目光来看待,但经验在那里放着,他们看看地形和各种地下留下的痕迹,以及一路上遇到的动物,就能分辨出,什么地方大概有什么类型的动物生存。
这样的问题,问他们准没错。
“继续顺着这条河往里面走。水草丰盛的地方,食草动物也多,这些动物多了,吃肉的自然就有了。”张守义说道:“咱们找一下羚牛,豚鹿。老虎喜欢吃羚牛,云豹则会捕捉豚鹿,有羚牛和豚鹿的地方,经常就有云豹和老虎出现。”
还有这样的关联?
王明远心头一喜,这样,运气好的话,找到一样,就能找到第二样,倒也方便。
几人一路沿着河岸边朝山里搜寻,却始终不见羚牛或是豚鹿的踪迹。
眼看时间已经临近中午,几人一早上翻山越岭地折腾,尤其是负责开路的王明远和刘栎,两人都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在河岸边的浅滩上,王明远和刘栎坐下来休息。
张守仪、张守礼两人则捡拾了不少柴火,生起大火堆。
而张守忠和李同两人则钻进了林子去打猎。
这山里野物众多,它们对于几个打猎老手来说,都是吃食,所以来的时候,都没带什么吃的,就扛着枪,带着开山刀就走。
以张守忠和李同的经验,两人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有所收获。
只需将火烧出大堆木炭等着烤肉就行。
没想到,柴火刚生起来没多久,李同却急急忙忙地跑了回来。
“李叔,这么快?”
王明远有些诧异地看着跑来的李同。
这才出去十多分钟就回来了,效率也太快了些。
李同跑到面前,满脸兴奋:“还没打呢,不过,我们看到老虎了。”
“看到就看到呗,现在又抓不了。”
刘栎伸手拍了拍一旁卧着的独狼,笑道。
“谁说不能打,今天这虎咱们还打定了。虎骨虎皮都是好东西不说,关键是,它还领着两只崽子,这大好机会啊。”
李同兴奋地说道:“老虎不同其它动物,往往几十匹山上都未必能找到一只,领地范围极大,它们又没有个固定的窝,也只是在生崽的时候,会选个地方临时住上一段时间,等虎崽子能跑能跳了,就又开始四处游荡,这玩意儿,可不容易碰到。
听李同这么说,四人一下子都来了兴趣。
趁着这个机会,搞回两只虎崽,也不错。
一个个纷纷提上枪跟上李同。
五人钻进林子,翻到山嵴上,来到一棵大树下。
张守忠就站在树后,探头探脑地朝下边窥望。
山坡下边,是大片的草地,其间零星几蓬矮小的灌木点缀其中。
就在这片草地上,五十多头羚牛在里面游荡着。
几人轻手轻脚地来到张守忠旁边,居高临下地朝下边草地张望,可那片齐腰深的野草地上,根本看不到老虎的影子。
“三叔,老虎在哪儿呢?”王明远问道。
张守忠笑着伸手指了指羚牛群左边:“羚牛群旁边,往左边,距离牛群大约百米的地方,那棵小树下趴着。”
几人朝着那地方张望了好一会儿,隐约能看到个脑袋不时动一下。
“从这大树到那片草地,距离最起码也得有五六百米,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到,三叔啊,你们真行。”王明远感叹。
“这只是偶然撞见。我跟李同两个进林子来打猎,这林子里静得出奇,除了一些枝头的鸟,别的啥都看不见,当时就觉得奇怪。
按照经验,这里肯定有某种勐兽了才会是这样。没想到,走了没多远,就看到一头被咬死的鬣羚,被掏吃了大半,剩下的都臭了,应该是几天前的事情。
我和李同上去看了下,从皮毛上的爪痕和地上留下的粪便和爪印看出,是头老虎干的。当时把我俩吓了一跳。
这玩意儿在林子里,无声无息地,你都不知道会从什么地方蹿出来。
两个人就小心地提防着,想要退回去找你们,暂时离开这个地方。
没想到,在经过这里的时候,正好就看到这大片的草地和羚牛,还有那头老虎。
它刚才就在这山底下的草地边缘,领着两只虎崽走过。
那是两只虎崽啊,我一想,咱们不就是要捕捉小老虎吗,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所以就让李同过去找你们了。
就在这段时间,它游走到了那棵树下,趴着不动了。”
张守忠同样很兴奋。
在动物园开出的几样名单中,难度最大的捕捉对象,无疑就是老虎,这玩意儿,行踪不定,超乎寻常的敏锐,速度奇快,而且,攻击力超强,危险程度丝毫不下野象。
事实上,王明远之前也有过疑问,野象不一定非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进行抓捕。
在宏州和版纳,就有驯象师养着,花钱买上一头,完全不是问题,而且经过驯养后,脾气更温顺。
放在动物园里作为参观对象,也完全没问题。
不过,在得知是在打白象主意的时候,他就明白了。
黄卫军这家伙,纯粹是故意提高难度,目的就是为了让王明远等人得不到那些钱。
至于稍微简单的几样食草类动物,只要把白象弄到手,花掉的哪些钱,完全是稳赚。
倒是打的好算盘。
接下来就是看谁算得过谁了。
看了看老虎所在的地方,王明远又看向那些羚牛。
之前顺着河找了那么长时间不见,没想到,在这片地方,居然有那么多头。
羚牛不是牛,更准确地说,这是属于羊的一个物种。
只是形态像牛罢了。
这玩意儿也不简单,体型粗大,高一米有余,那些较大的公牛,体型更是彪悍,怕是得有七八百斤。
别看是食草动物,性情却是相当凶悍。
单独的个体,不是老虎的对手,可是群体的话,一次冲撞践踏,老虎也得避其锋芒。
仗着群势优势,哪怕不远处有老虎,一个个也悠哉悠哉的,完全不当回事。
当然了,捕猎的时候,老虎也有自己的策略。
或是发动突袭,或是惊扰驱赶,让羚牛群中的老弱暴露出来,然后进行猎杀。
这可是老虎最喜欢的猎捕的种类。
远远趴在一旁的老虎,更像是个放牧者。
只是,今天多了王明远一干人,多少有了些黄雀在后的感觉。
此时,几人都在看着王明远,等着他做决定。
这让王明远多少有些尴尬,在场的所有人,随便出来一个,打猎经验都比他这小白强百倍。
“有把握吗?”王明远轻轻咳了一声,问道。
“那肯定有把握,咱们这么些人,都是五六半,一杆枪里能装十发子弹,能单发,也能连射,枪法都还行,摸近一些,一起开枪,怎么说也能在它身上开出几十个窟窿,不死都难,何况你手里的可是五六冲。”
李同说得轻松,简直跟玩似地。
王明远看向张守忠和刘栎,两人也都跟着点点头,显然是认可了李同的说法。
“可是,老虎警觉,怕是还没摸到附近,就被它发现了。这可是领着崽的,咱们一旦出现,必然遭到攻击,以它的速度,想要打中,怕是很难。
子弹多,是优势,但老虎生命力顽强,若是没有命中要害,那就麻烦了。
而且,五六半的有效射程,差不多四百米左右,这个距离,可不好打中……”
尽管自己欠缺经验,但不妨碍他说出自己的担心,说到这的时候,他顿了一下,扭头看向刘栎:“刘栎,在咱们几个人中,你的枪法是最好的,四百米,你能保证在老虎移动中,一枪命中吗?”
刘栎似乎没想到王明远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他略微想了下:“有一定把握,但不敢完全保证。说实话,这是我第二次见到老虎,上一次那头,还是你打死的。”
王明远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咱们若是打不死它,遭殃的,可就是咱们了。这虎崽,咱们要抓的话,必须有个万全之策,我不能拿你们的命开玩笑,如果无法保证一击毙命,我宁愿不杀。”
几人听了这话,默默点头。
这里的每一个人,无论是谁出了事儿,都是一个家庭的噩梦。
无关胆小与否。
毕竟,钱,还有大把的途径赚取。
“都说说自己的看法,咱们好好合计一下。”张守忠面色变得郑重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