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2419章 下次一定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咳,好了好了,久荣先生,你不要着急,跟我们去一下警视厅,把你知道的事跟我们说清楚,如果人不是你杀死的,那我们警方也绝对不会冤枉你,”目暮十三放缓声音安抚着久荣克俊,又看了看周围的其他人,“另外,甲斐谷小姐、花泽太太、立野巡警和毛利老弟……要是可以的话,也请你们跟我去一趟警视厅!”
“一定要现在去吗?”花泽太太犹豫着转头看屋里,皱眉道,“我到现在还没有做好晚饭,孩子还在家里,他明天就要去上学了,今晚还有一堆事情要去做,我丈夫也快要回来了……”
“不,您今晚有事的话,可以不用跟我们去警视厅,”高木涉连忙笑道,“改天可能需要您去警视厅做一下笔录,在调查期间,如果我们有需要找您了解的事,会再来找您,希望您到时候能够协助我们调查,方便的话,还需要您留一下联系方式。”
花泽太太舒缓了紧皱的眉头,配合着高木涉留了联系方式,又侧身指着旁边一户人家,主动解释道,“我最近两天都在家,就是那里,只要时间不是太晚,你们随时可以来找我!就算我出门采购去了,也会很快回来的!”
“是,真是谢谢您的理解!”高木涉笑眯眯回应,等花泽太太跟其他人打招呼准备离开,才凑近目暮十三耳边,压低声音道,“警部,不是所有人都像毛利先生和池先生他们那样有空……”
目暮十三:“?”
高木这是在教他做事?真是……还挺有道理的。
在一旁神游的池非迟看向高木涉:“?”
他好像听见高木警官在说他。
似乎还有他家老师。
怎么?就他们整天无所事事、斗鸡走狗、游手好闲吗?好像……是这样的。
……
半个小时后,一群人坐警车到了警视厅。
进门的时候,立野寿己男就感觉到了一点点不对劲。
他二十多岁就被调进了米花警署刑事部,再之后,就看他在米花警署刑事部的表现,要是表现得好,也有希望进入警视厅任职,一想到自己能够进入这栋大楼工作,他就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同样身为警察,他进出警视厅的次数也不算多,不是送东西,就是来开会,一年进出不了几趟,但在他眼里,这栋建筑高大威严,每一次来,他都能感觉到里面充斥着沉肃理性的气息。
然而,不是警察的一群人,到了警视厅,好像比他还熟、还自在……
毛利小五郎走过登记处,笑眯眯打招呼,“川上警官,今天轮到你值班啊?晚上好啊!”
“噢,是毛利啊!”登记处的警察笑眯眯回应,“晚上好!你又是为了事件来的啊?都这么晚了耶。”
“是啊,来的路上又遇到了事件,”毛利小五郎故作为难却难掩脸上的得意,“唉,作为名侦探,总是会有一些需要我的时候,那也是没办法的啊!”
目暮十三半月眼。
他好想指着门口说——有办法,要是嫌麻烦,你可以现在就出去。
川上警官也不太想看毛利小五郎得意,笑着跟其他熟人打招呼,“池先生,越水小姐……哎呀,还有柯南和池先生家的小妹妹,你们也来了啊!”
灰原哀:“……”
这个称呼,让她想起跟孩子们来做笔录的某一天,一群警察鬼鬼祟祟地在她背后说话,她转头看过去的时候,还一个个装做没事人一样,害得她紧张疑惑了半天。
她琢磨来琢磨去,还是堵住两个窃窃私语的警察,冷着脸一问,才知道这些警察是在说——
‘看,池先生家的小妹妹,臭脸和她哥哥真像耶,看起来冷冰冰的!’
这群警察平时闲起来的时候,也够八卦够幼稚的,而且很多警察都喜欢叫她‘池先生家的小妹妹’,只有熟一些的警察,才会叫到她的名字。
“川上警官,晚上好,”越水七槻笑着回应川上,“今天就不用访客通行证了吧?我们可是来帮目暮警官调查事件的!”
“不用,”川上警官笑眯眯说着,将登记册和笔往前一递,板起脸来,“但还是要登记!”
“毛利老弟,池老弟,你们带其他人在下面登记一下,我们先上去,”目暮十三交代着,对立野寿己男道,“立野巡警直接跟我们上去就行了。”
“是!”立野寿己男抬手敬礼。
柯南一看目暮十三准备带人先走,跳起来接了登记册和笔,只写了自己的名字,就将登记册和笔都甩给池非迟,“池哥哥,其他的就由你帮忙填一下吧!”
“非迟,我的也交给你了!”毛利小五郎连笔和登记册都没碰,始终跟着目暮十三。
灰原哀想到自家哥哥的病情,皱起了眉来,“真是的……”
池非迟已经把自己、毛利小五郎、越水七槻、灰原哀、毛利兰的名字都填了上去,在其中一栏到访原因那里写上‘协助调查’,就把登记册和笔还给了川上警官,“川上警官,名字我写完了,这些也应该是川上警官的工作。”
川上警官一脸无语地接过登记册,看了手表上的时间,一边填写,一边滴咕,“还不如一开始就让我来填好了……”
“下次一定,”池非迟往电梯方向走着,还不忘招呼身边的人,“走了。”
川上:“?”
下次一定?有这样不客气的回答吗?
他就是想着遇到熟人可以偷个懒了,这些人居然都不配合他一下。
……
先到电梯前的人等电梯,后到电梯前的人刚好直接上电梯。
灰原哀走进电梯时,朝柯南丢去一个挑衅的眼神,跟着池非迟站在角落,在电梯上升时,拉了拉池非迟的衣角,“非迟哥,这次江户川让你帮他填登记表,以后你也让江户川帮你填十次吧。”
“为什么啊?”柯南一脸无语,“我刚才是忘了池哥哥状态不太好,但你们也没有帮忙填好,最后还是川上警官自己填的。”
“你委托非迟哥帮你填登记表,目的是为了自己不用填,”灰原哀不急不忙地反驳道,“之后非迟哥用自己的办法,确实达到了你委托他所想达成的目标,并没有让你再动手填写登记表,不管是不是非迟哥自己填的,事情已经完成,你不该用非迟哥没有动手帮你填写来否认他的帮助。”
电梯安静了一瞬,毛利兰才失笑感叹道,“小哀好厉害啊,以后要不要跟我妈妈一样,去当一个战无不胜的女律师呢?”
一旁,毛利小五郎打了个冷颤,小声滴咕道,“那样的女人最不可爱了……”
“当不当律师先不说,我只想解决今晚的事,”灰原哀半月眼盯着柯南,“江户川,你还有什么话想反驳吗?”
“我不是想否认池哥哥的帮助,”柯南汗了汗,硬着头皮道,“就算是这样,我最多也只需要偿还两三次就可以了吧?”
“中华有句话,叫‘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涌泉可是滴水的好多好多倍,”灰原哀拉着池非迟的衣角,一脸冷澹地侧头对柯南说完,仰头看池非迟时,变成了天真无辜的小女孩神情,“所以,要让江户川帮忙写十次才对,不是吗……”
柯南看到灰原哀的变脸速度,在原地呆了一下,嘴角开始抽搐。
他想跟灰原说,中华也有句话,叫——最毒妇人心!
“小哀,别这么说,”池非迟抬手摸了摸灰原哀的头顶,“以后我还要柯南多帮我做笔录,你让着他一点。”
柯南:“?”
比‘妇人心’还毒的,是池非迟的心!
其他人:“……”
好惨一柯南。
“而且我也不想老是来做笔录……”池非迟顿了顿,“所以别说填十次登记表这种话,我害怕。”
灰原哀和其他了解池非迟的熟人一噎,无语地看着池非迟。
‘我害怕’这样的话从池非迟口中说出来,很像一个让人笑不出来的冷笑话。
甲斐谷贵和子、久荣克俊看着池非迟冷澹的神色,脸上表情也有些古怪。
看这表情,他们看不出半点害怕来。
立野寿己男左右看了看,觉得这一刻的安静气氛实在诡异,“那个……”
“叮!”
电梯门打开,盯着池非迟的人又收回视线,动手往外走。
毛利小五郎不忘拖上立野寿己男,“好啦,立野巡警,你就别管他们了!”
灰原哀走出电梯后,打了个哈欠,往走廊另一边走去,“不好意思,我想用一下洗手间。”
“咦?”高木涉惊讶回头,“那我找人带你……”
“我陪她去吧,正好我也想上洗手间!”毛利兰说着,又转头问越水七槻,“七槻姐,你要去吗?”
越水七槻笑着点头,“好啊!”
毛利兰连忙动身跟上灰原哀,“爸爸,那你们先过去吧,我们很快就去找你们!”
“我们在大办公室那边的取调室!”高木涉大声道,“你们不要找错了哦!”
立野寿己男有些犹豫,“她们一会儿能找到路吗?”
“走吧,”毛利小五郎一脸无所谓地招呼道,“她们都不是第一次来了,闭上眼睛都不会迷路的。”
立野寿己男:“……”
就是说,这些人好像来过很多次了,到警视厅来一点都不紧张,也不怎么严肃。
池非迟不想干涉女孩子们的友谊表现,也没有在原地久留,动身跟上了毛利小五郎。
夜里,走廊间灯光明亮,沿路的房间却熄了灯,四下安静。
直到走到暴力搜查课的办公地点附近,才能听到一些说话声。
几间没有熄灯的屋子里,灯光和说话声顺着细窄的门缝传了出来。
两个警察在一道门前一蹲一站抽烟说话,听到有杂乱脚步声接近,立刻投去审视的目光,看清人之后,出声打招呼。
“目暮警官!”
“高木,你们回来了啊。”
“毛利先生,池先生……哟,还有柯南,你也在啊。”
柯南仰头朝两个警察笑得乖巧,“我跟着小五郎叔叔和池哥哥来看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