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身被动技

第一一六八章 最大赢家!天祖传承?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彭!”
远方传来炸响。
虚空将军红和罪,并没有徐小受预想中的那样,擦出点什么特殊的火花。
二人彷若并不相识彼此,各自背负着不同主人的命令,拼上了全力还在战斗。
红的双手大剑属于是第一次拔出胸来,因为这一次它面对的,是同样拥有半圣级战力的罪。
徐小受还不曾见过如此狂暴模样的阿红。
它挥使双手大剑的模样是这般疯狂,重若万钧。
每一次噼砍,罪的黑戟完全招架不住,身形总被轰得爆跌而出。
“占上风了!”
徐小受化身的狂暴巨人只扫了一眼,便瞧清了战况。
虚空将军罪并不能在阿红身上讨到半点好处。
此前为了帮宇灵滴挡伤害,它肉身成盾,已被圣·五指纹种之术炸过一次,这就不是全盛状态了。
而阿红以逸待劳,虽说是以灵体出击,但战斗力很是不俗。
巨人之间的战斗很快升级,打着打着,两头虚空将军越发变大。
从开始的三丈、到三十丈,攀升到现在的百丈大小。
这个尺寸,已经和修复完伤势的徐小受化身的狂暴巨人,相差不大。
“半圣级的巨人战争……”
相隔甚远,徐小受双目猩红光芒一闪而过,下意识想要过去参与一波。
他嗜战了!
方才脚踢宇灵滴,将之震成了肉泥,掌合姜布衣,将之轰成了粉末,令得狂暴巨人的原始兽欲,被点燃到了极致。
而今再要参与一次战斗呈现一边倒局势的巨人战争,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说不得,镇压下虚空将军罪,还能将之夺过来,加以御使?
但很快,徐小受清醒了。
“幻灭一指”附带的“精神觉醒”微微响应,压下了徐小受嗜战的欲念。
信息栏中,同样弹框了一条之前不曾意识到的特殊信息。
“受到影响,被动值,+1。”
影响?
徐小受微怔之后,敛住了狂暴巨人眸中的猩红,似有所悟般将信息栏往上再翻了一些,很快发现到了又一异常。
“受到注视,被动值,+1。”
注视?
何时出现的?
转眸,遥望远方。
灵念所瞧不见,肉眼看不甚清。
但“感知”清晰无比在此前姜布衣逃离折返回来前的那个方向上,具现出来了一道身影……
橙色的身影!
“天人五衰?”
狂暴巨人化的徐小受本无畏怯情绪,这会儿依旧不由得头皮一凉。
那道遥远的、模湖的橙色身影,就踩在虚空道则之上。
随着自己视线的转去,变得如此分明!
“他不是去了幽冥鬼都?”
“他不是去宰夜枭了么,怎么会在此地?”
“所以方才姜布衣折返回来,就是因为天人五衰拦在了他的去路上?”
“这家伙……”
徐小受思绪至此,俨然惊恐。
神出鬼没的天人五衰带给人的压迫感太大!
关键自己还受到了他的注视和影响,一时半会儿还难以辨别影响到了什么。
便在这时……
“尬——”
枭鸣过后。
遥遥望见的远方那道橙色身影,目中居然多了几分戏谑笑意,对着徐小受轻轻颔首。
天人五衰不曾言语。
但徐小受却能从他的态度中,感受到几分善良、和亲和?
“意!”
一时鸡皮疙瘩掉一地。
这种变态的善意,实在无法教人接受。
可徐小受也回忆起来了,他在此前同天人五衰结盟过。
哪怕他并不将之当一回事,对外说是结盟,心里依旧提防着对方。
现今看来,结盟依旧有效?
天人五衰,还在帮着自己?
“寒爷!”
徐小受不再理会天人五衰的目的和动向,对着下方自己人中唯一苏醒了的寒爷唤了一声。
“需要本大爷做点什么吗?”
寒爷只捞起来了木子汐一个人。
谁都可以死,这一位必须护住,哪怕自己死了!
这就是寒爷给自己的定位,他早看出来木子汐在天上第一楼,有多么重要。
因而,飞来之时,他一边缓慢给木子汐注入圣力和生命之力,却不邀功,一边问道:
“比如那边的战斗?”寒爷看向虚空将军的战斗。
对于徐小受能化身如此狂暴巨人,脚踢宇灵滴,掌掴姜布衣,寒爷迄今依旧不敢置信。
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
再不敢置信,还有什么东西,比六重奥义阵图给人的冲击要来得夸张?
顷刻之际,寒爷调整好了心态。
他在想,要是徐小受做不到如此,恐怕他也难以成为八尊谙大人的接班人了。
“那边的战斗不用管了,你有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
徐小受一边说,一边将小师妹轻轻勾了过来。
他还是维持着狂暴巨人的形态,这时候的小师妹落在指尖,就如同砂砾一般渺小。
巨人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以呼吸之法,对着小姑娘呵出了一大股磅礴的生命灵气。
“呼呼呼!”
狂风呼啸,生命灵气团将小姑娘包裹,并被快速吸纳入体。
不多时,嘤咛一声,木子汐醒来。
寒爷愣愣望着这般变化,心说受爷您的生命能量,那不比这个至生魔体弱多少。
而且,一个主吸收,一个主输出,您俩这是互补关系呢还!
“异常?有啊!”
寒爷很快回到了正题,凝声道:
“受爷,这个地方突然变得很不对劲,萦绕着一股古怪的力量。”
“像是厄运,但又能影响人的精神意志,很强烈!”
“之前没这么明显的,本大爷以为那只是绝地属性的附带影响,便没有提醒。”
“所以你意思是,人为因素?且这影响一直在不断加深,从始至终?”徐小受说着再瞥了一眼天人五衰的方向……
没有人!
“受到惊吓,被动值,+1。”
徐小受心慌了一刹,很快稳定下来。
他在想,这会不会就是天人五衰的能力?
但上一次他同天人五衰接触过啊,好像影响也就那样。
不过上次天人五衰一直在释放善意,或许,他能控制厄运对于周遭人的侵袭?
但这回,为什么不控制了?
“那个方向……”
手指往前一点,徐小受轻轻挑起寒爷问:“看到人了没?方才那里,出现过一个人。”
“人?”寒爷愣神,“本大爷没看到,这里不可能还有外人的。”
他这话十分笃定,也十分自信。
毕竟是半圣,对于自身的感知之力,寒爷确实自信。
徐小受不由想到了上次从真煌殿离开时,寒爷的提醒——半圣将至!
作为一头以跑路见长的兽,他明明连半圣都能感应到,现在却看不见天人五衰?
甚至,连天人五衰之前出现在那边,对自己点过头,所留下的痕迹都没有感应到?
联想到方才瞧见天人五衰之时,听到那一声分明是夜枭本体才能啼出的枭鸣……
“夜枭、天人五衰、联系?”
“该不会,天人五衰,已经等同于夜枭?!”
此前罪一殿空间薄弱处的战斗画面一一浮现。
天人五衰用三厌童目操纵夜枭时所下达的一连串命令也回忆而出。
徐小受得到了一个骇人的结论:
“天人五衰,从一开始就惦记上了夜枭的不死之体?”
“在发现不死之体尚未成熟之时,他便开始布局。”
“于时空金符中,在本可以杀掉夜枭的情况下,选择了留她一命。”
“在那空间薄弱处的战斗,他也不曾全下死手,拼死更只图控制住夜枭,继而施加三厌童目转意孔的影响。”
“最后将血世珠喂给夜枭,再布置那古怪祭坛的诅咒,这一手,就是令得夜枭不得不去幽冥鬼都封圣?”
“而在夜枭被宇灵滴用次面之门救走的这段时间内,天人五衰则提前一步,去到了幽冥鬼都,在那地儿又布下了局。”
“待得夜枭终于前往幽冥鬼都,且用血世珠封圣成功之时……”
徐小受想到这,心头已然十分震撼。
他记起来了自己在突破时,隐隐有耳闻过一声十分微弱的,被古今忘忧楼削弱至根本不能影响当时自己突破状态的封圣之音。
那时的封圣之音,同自己现今感受到的“受到影响”的状态,十分相似。
都让人失智、变得好战,只是二者在强度上,相差了不知几千几万倍。
徐小受继续往下推:
“待得夜枭封圣成功之时,天人五衰按照他此前所言,将自己献祭了出去,成就了夜枭的不死之体。”
“再通过某种不知名的手段,将封圣成功且得到了不死之体的夜枭,夺舍了回来?”
“我去!”
转瞬间完成的思考,给徐小受这头狂暴巨人,惊出了一声冷汗。
何等恐怖的算计?
何等精密的布局?
在各种半圣压力、危机四伏的环境中,天人五衰还敢针对圣神殿堂布下这一手,并且如愿成功,夺舍了半圣夜枭?
“不!”
“这肯定不止是夺舍!”
“因为天人五衰本身拥有的衰败之体的能力,也没有失去……这是融合!”
感受着自己身上、寒爷身上、木子汐身上等隐隐的衰败之力,徐小受惊觉自己的推测,或许小细节有误,但大方向上应该不会错。
单从结果论……
在自己突破王座的这等时间,天人五衰这个缝合怪,也成功将不死之体、半圣境界,逢到了他的身上?!
“他明明已经如此强大了,为什么还需要这些?”
徐小受简直无法想象此时此刻天人五衰的战斗力。
按照这般推论,他一下也能明悟过来,为什么寒爷发现不了天人五衰的踪迹了。
笑话!
此前夜枭借助罪一殿的环境,俯身在自己影子之内,自己各种被动技、各种手法全尝试了个遍,依旧找不到人。
现在若将天人五衰等同于夜枭,半圣级别的死神之力也给他掌握了的话……
天人五衰想要隐蔽自身,寒爷这头以逃命见长,根本不擅战斗的半圣,如何能发现得了?
可是!
“这种情况若成立,那天人五衰得到的,就不止是夜枭的不死之体,还有死神之力,还有……不,应该说,全部?”徐小受细思极恐,额角细汗渗出。
“徐小受。”
木子汐悠悠转醒之后,目中神魔童一下显现而出,左眼中白色的神性之力光芒大作,圣洁无比。
她发出的第一道声音不是木子汐的,而是泪汐儿的。
“有半圣级别的影响施加在这方地界,这能将人导引向狂暴化,潜移默化中使人丧失理智思考。”
“很熟悉的力量,好像是……血世珠?”
寒爷愣住了,他不是第一次听木子汐身体内的第二道声音了,却依旧感觉怪异。
大家明明都是同一个阶层的,说好的大愚和弱智组合,你却选择了背叛?
时不时的,还能冒出来第二种人格,且比本大爷更能分析局势……这不公平!
徐小受听得也愣住了。
但他是思维层面的惊愕,因为泪汐儿的话,令得他想到了自己。
方才狂暴化,大杀四方,看着很是光芒耀四方的自己!
回望向远方镶嵌在地底的青铜鼎,鼎里的烂肉,属于宇灵滴……
“宇灵滴,本是想留着,来跟圣神殿堂换桑老的。”
再摊开手,望向巨人手指夹缝中的红色的、幽青色的血……
“按泪汐儿此前所言,姜布衣身上还有三劫难眼。”
“正常情况下,实力允许的话,我的第一反应只可能会是捉住他,先将眼搞到手,还给小师妹再说吧?怎么可能直接拍死?”
“姜布衣肉身、灵魂尽皆消亡之后,残存的半圣意志,甚至不知遁去了哪里……”
“半圣,总不至于真能给我双掌拍没吧?他主要是在之前圣劫中受到的伤还没恢复回来,我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这大概率,只会把姜布衣逼到真正的穷途末路之中,幸好没有遭致他的临死反扑……我怎会如此愚蠢?”
脚踩灵道盘,进入天人合一状态。
徐小受化身的狂暴巨人双掌合十那一击,用上了不止鬼剑术、灵魂战斗的方法。
他的肉身之力拍碎了姜布衣重塑的那一条臂膀。
与此同时,还借用了阿红的灵魂能量,在一瞬间爆发出了的恐怖的灵魂伤害。
一击!
姜布衣就非灵魂一道的半圣,狂暴巨人的双掌合十,连带着诸多防御魂器,一齐给他拍爆了!
虽说拍爆的是一个圣劫后战力十不存一的半圣,但此前徐小受还是心存喜悦。
自身突破王座之后,战力飙升得如此明显,怎不教人心喜?
但此时他已明悟,这是在天人五衰血世珠影响下完成的战斗……
“这,就是天人五衰想要的?鹬蚌相争,他做渔翁?”
“他已夺了夜枭的半圣修为、不死之体,这之后,还惦记上了姜布衣的什么?”
“肉身没了、灵魂没了,估计仅剩一缕不知飘到何方的意识……天人五衰能找到姜布衣,将之意识掌控,炼制成一具傀儡?”
“亦或者,他需要姜布衣的,半圣位格?!”
徐小受的思绪转得可太快了。
圣帝Lv.0的“敏捷”,带来的可不全是战斗意识上的加成,就连脑速都变得极为飞快。
在这同寒爷、泪汐儿三言两语的对话间,他几乎能摸透那位天人五衰“盟友”的诸多心思。
而从其方才对方依旧释放善意的态度来看,上岸封圣了天人五衰,第一剑斩的显然不会是自己。
他,还想要继续合作!
“若你以血世珠为半圣位格,强行封入半圣,你的下一步是什么?”徐小受望向了寒爷。
他必须完全掌握天人五衰这位特殊盟友的目的,才能更好的配合他的行动……或者,在他行动期间反利用之,顺便完成自身所想。
互相利用嘛!
徐小受看得出来,天人五衰是这种想法,他应该也能想到自己能想到他之前所想的这些。
他依旧释放善意,这是最好的回应!
“首先本大爷不会这么愚蠢……”
寒爷下意识滴咕了句,在意识到周遭气氛并不似乎搞怪后,立马改而正经道:
“本大爷若以血世珠为半圣位格封圣,时日不多矣,必须立马转成真正的半圣,所以接下来的目的很明确。”
“要么在这虚空岛上找到原生的半圣位格,好像这里就真有一枚,但在具体在哪,本大爷并不知晓。”
“要么,本大爷需要斩圣,强夺半圣位格,融入己身。”
“除此之外,没有第三想法!”
徐小受听得背嵴一凉。
他终于弄懂天人五衰了!
寒爷的选择已经不关乎智商的问题了,这毕竟是生命攸关之选,任何人在这等时候,都只能这般去思考,别无他法!
所以,天人五衰的第一目的,绝对是次面之门——通过次面之门夺得虚空岛的半圣位格,掌控一切,顺势脱离虚空岛这个大局。
但阴差阳错下,现在虚空岛上的半圣位格去到了院长大人身上,估摸着还已被带离了岛。
那天人五衰剩下的目标就很明确了……
他,想杀姜布衣!
“我最大的希望,其实是你不要干涉我的行动,当然,可以的话,你们圣奴,对我天人五衰这个人,一并视而不见。”
这是此前合作时,天人五衰的原话,徐小受终于想起来,并且弄懂了其言外之意。
在那时,天人五衰就计划好了一切,能另类夺舍封圣的夜枭,还能拿到不死之体。
但他需要一枚半圣位格,用以替换血世珠,成就真正的半圣!
换言之,他天人五衰,还需要一个战力大损的姜布衣!
而徐小受,或者说圣奴的所有人,不要同天人五衰抢这枚名为姜氏的半圣位格。
如此,天人五衰就会不断释放善意……
就如方才,他一直在掌控整场,还把姜布衣从那条道上吓了回来,更将欲图逃亡的宇灵滴,一并逼到了自己手里。
“太狗了!”
徐小受想通了一切,忍不住低声一骂。
明明是合作,此前自己却云里雾里,被当枪使了不知道多少回,还沾沾自喜,洋洋得意。
直至现在才反应过来,原来最大的赢家,一直都是合作中的第二方。
“什么狗?”寒爷迷湖的问。
“你就甭别管什么狗了。”
徐小受望向了下方,吩咐道:“赶紧去把朱一颗、风萧瑟都给唤醒,我最后保了他们一手,他们应该都没被炸死,捞完人跟我转移战场,此地不宜久留。”
徐小受又看向了手中小师妹,将之轻轻放于虚空,“跟我来。”
刷一声,他解除了狂暴巨人姿态,闪到了青铜鼎旁边。
“这是什么肉?”木子汐的声音跟着人也过来了,愣愣盯着鼎内的烂肉,徐小受什么时候还抽空炸了一炉肉丹?
“他是宇灵滴。”徐小受没好气瞪了一眼过去。
宇灵滴真的太顽强了,诚如他所言,但凡天地中还剩一滴水,他就不会死。
哪怕被震成了烂肉,这会儿青铜鼎内也有丁点生机,宇灵滴还在缓慢恢复!
只是瞧这恢复速度……没个三年五载,宇灵滴都修复不了自身。
一大战斗力,就此消失!
“还活着就好。”
徐小受还真怕他被绝对力量给震死了,这会儿赶忙提起青铜鼎,试图找下次面之门有无被炸出来。
——没有!
即便宇灵滴成了这幅模样,次面之门依旧不知被藏到了哪里去。
鼎内有大量残破的防御灵器碎片,但就是没有次面之门的气息。
“该死的玩意,人都快没了,怎么可能不将次面之门拿出来防御呢?”
徐小受骂骂咧咧的拎起了青铜鼎,旋即灵念囊托了整一方战场。
不管次面之门丢失到了哪里,肯定在这方战场里吧?
所以只要将这整片战场都搬进元府世界,想来日后拷打宇灵滴的时候,次面之门,也许会自己浮现出来?
“受爷!”
徐小受都还未曾行动,远方寒爷一手一人将风朱两位捞了起来,忽然眉头一跳,惊声爆喝。
“半圣将至!”
这一声可给徐小受惊得不轻。
半圣?哪一方的半圣?敌人还是友军?
亦或者,寒爷终于感应到了天人五衰存在的痕迹?
可这些问题都不用出口,一回头瞅见寒爷的表情,徐小受想起来了这话很熟。
寒爷指的,是他俩此前一起脱离真煌殿,赶往罪一殿空间薄弱处拯救小师妹时,感应到的那位半圣?
“跑!”
徐小受连搬战场的时间都不敢耽搁了,抓住青铜鼎,脚下空间道盘便旋展了出来。
“乾坤大……”
他的传送大招还未完成。
卡在此不合时宜之际,脑海中擅自闯入了两条信息:
“罪人编号800820,你已进入虚空岛罪人必杀榜,死亡倒计时:十天,请将功补过!”
“罪人编号800820,你已成功引起虚空岛之灵的关注,请按照如下指引,接受‘天祖传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